复来作文网

人物描写优美段落

时间:2019-08-02 20:33:41 来源: 浏览:50次
课上练笔(下列题目任选一个):
1.两只狗中,较大的那只气焰嚣张。
2.汽车站一位焦急等人的顾客。
3.破晓时分公园趣意盎然。
4.同学或家人唱歌或表演其他节目时的情景和动态形象;
5.在课上,同学们经常会见到同学被老师提问而回答不上来问题的情景,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次的经历?把当时的情景再现出来;
6.你见到过同学在课上睡觉的情景吗?把当时的情景再现出来;
7.小孩吃冰激凌的情景或没牙齿的老人吃东西时的情景,注意细节刻画。
小作者李晨阳:
在汽车站里,我正在等车,看到一个小男孩,正在等车。我心想:他这么小,自己就可以等车,很厉害呢!他的眉毛皱了皱,仿佛嘴里默念着:“快点来啊,老天爷,求您了,快点来啊!”他一边看着手表,一边焦急的来回走动,不时还跺跺脚,额头上冒出晶莹的大汗珠。嘴里一直默默地在念“该死,又迟到了,老实迟到,找个什么理由呢……”我听到他这样讲,不时还去抓头发,乌黑的头发马上掉下来几根,落在汽车站的马路边上。他肯定很急吧!这时,他的车来了,他感慨道:“感谢上帝!”接着,他立刻抓起放在旁边的背包,匆匆忙忙的走上公交车,他上车的脚步很乱,估计是因为车上大人太多,他个子小,差点就摔倒了,看都不看路,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跟他一样的小孩子。可他来不及道歉了,只好赶紧挤上公交车。

小作家胡懿博:

星期天的早上,我照例在亲水平台散步,感受着微风徐徐吹来的凉爽,略带河水的腥甜。不远处一阵狂吠惊断了我的思考。“汪汪汪”,是狗!对于从小就爱狗的我来说 ,这自然引起了我的兴趣。我立马向狗叫声源地跑过去,那景象令我大吃一惊:两只狗正怒目圆睁,尾巴高高地竖起,一大一小,一白一黄。据我对狗的品种的了解,这黄的应该是德牧,白的是萨摩耶。只见那德牧两只前爪直直地触在地上,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,喉咙里发出阵阵低吼。而一旁的萨摩耶则不以为然,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,仿佛在说:“我既比你大又比你壮,你想跟我斗,还太嫩了点儿!”受到挑衅的德牧,突然猛地向萨摩耶扑去,锋利的牙齿不深不浅地扎进了萨摩耶的脖颈内,不到一秒钟,雪白的皮毛便被鲜红的血液给浸染透了。萨摩耶却不那咄咄逼人的神态早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不断的反抗,用爪子胡乱地扑腾。最后以德牧的胜出为结果。这在我预料之中。德牧是著名的军犬,性情刚烈,擅长扑咬,不适合做家宠来养;而萨摩耶高贵,活泼,温顺,是人见人爱的宠物。虽然它的体形比德牧要高大很多,但要斗起来,它只能是德牧的手下败将,不堪一击。正如俗话所说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!

小作家刘逸晨:
今天傍晚,我在公园里散步时,看到有个小孩在吃冰激凌。那个白色的冰激凌,填满了甜筒,成螺旋状往上升。他眼里闪烁着贪婪的目光,仿佛一只狼看到了羊群。他伸出又红又长的舌头,使劲儿舔了一口,那“珠穆朗玛峰”顿时歪了。奶油的甜香搭配着清凉的感受,冲击着他的味蕾,他满足的笑了。仿佛有个化妆师一不小心把粉底涂在了他的嘴上,他满嘴是油亮亮的奶油。他却只用一只手胡乱的抹了几下,这下子“粉底”确确实实的涂在了他的脸上。那白晶晶的奶油涂抹在他的脸上,那么突兀。看到冰淇淋快要化了,他赶紧去舔。他的嘴和鼻子完全埋进了冰激凌里。当他吧唧着嘴抬起头时,我不禁捧腹大笑。原来他通红的脸蛋上全是奶油,仿佛化妆师没有把粉底涂抹均匀一般,都成一只大花猫了。

小作家王若宇:
小学时光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。在毕业典礼上作为足球队队长发言,那更是无限的光荣。我站在候场区,反复地背着台词,心里别提多紧张了,手里的稿纸都浸湿了。轮到我上场了,我早已是血脉喷张,那几千双眼睛注视着我,全场安静之极,空气仿佛都凝固了。当那熟悉的音乐响起时,我忽然放松了下来。“因为一个共同的梦……”我的声音庄严又洪亮,响彻整个校园。最后我将队长袖标摘下,并给新晋队长戴上。整个动作更是一气呵成,圆满的完成了任务。当我回到座位后,同学们都向我投来了羡慕的眼光,我心潮澎湃,但是骄傲无比。

小作家王书睿:
“刘泽真!起床了!”这是在下午两点的数学辅导班上的一幕。坐在我旁边的那名男生似乎昨晚凌晨2点才睡觉,课开始没几分钟,他便打起了瞌睡。只见他的头开始上下起伏,眼睛开始不听话地打起了架。“刘泽真,你不能睡,老师讲的题目你还没理解!”我旁边那位兄台这样激励自己。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继续听课。可是睡魔仿佛已经铁了心要他睡觉,没过几分钟刘泽真的眼皮子便又开始打架了。我看见他在极力与睡魔斗争,狠命地抓自己的头发。他去洗了脸,回来时似乎精神十足,可一到位子上他便又打起了瞌睡。他实在太困了,终于把头埋进臂弯里,睡着了。他睡得可真香啊,鼾声渐渐大了起来。老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喊刘泽真回答问题。可是他睡得太沉了,没有意识到。老师叫我们一起喊“刘泽真起床了”,他数到三喊。一·二·三!“刘泽真起床了!”声音都可以传到五里外了。这时那位老兄才恍然大悟,这是在课堂上啊!他立马坐正,装出一副一直在认真听讲的样子。看到这一幕,同学们都哈哈大笑起来......

小作者李晨阳:
在汽车站里,我正在等车,看到一个小男孩,正在等车。我心想:他这么小,自己就可以等车,很厉害呢!他的眉毛皱了皱,仿佛嘴里默念着:“快点来啊,老天爷,求您了,快点来啊!”他一边看着手表,一边焦急的来回走动,不时还跺跺脚,额头上冒出晶莹的大汗珠。嘴里一直默默地在念“该死,又迟到了,老实迟到,找个什么理由呢……”我听到他这样讲,不时还去抓头发,乌黑的头发马上掉下来几根,落在汽车站的马路边上。他肯定很急吧!这时,他的车来了,他感慨道:“感谢上帝!”接着,他立刻抓起放在旁边的背包,匆匆忙忙的走上公交车,他上车的脚步很乱,估计是因为车上大人太多,他个子小,差点就摔倒了,看都不看路,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跟他一样的小孩子。可他来不及道歉了,只好赶紧挤上公交车。

小作家秦歆博:
上个星期天,我去到我舅妈,舅妈那里有两只狗狗,一只叫丁丁,全身有着白白的毛,体型略大,再加上因为漂亮被娇生惯养,吃的喝的都好,所以非常嚣张;另一只叫多多,全身土黄,体型略小,所以经常被丁丁欺负,常常防着丁丁。但虽然多多平常都让着丁丁,但还是有一件事他们非要拼个你死我活,那就是抢食物。我拿着一块肉骨头,走到它们之间,两只狗狗都盯着我手里的肉骨头两眼发光,时不时还眼露凶光的看看对面的狗狗,那眼神,不亚于面对杀父之仇的仇人,我把肉骨头高高地抛向空中,丁丁先下手为强,率先蹦了出去,慢了半拍的多多此刻也回过神来,蹦出去咬住丁丁的尾巴,丁丁疼的仰天长汪,下来对着多多就是一口,但多多也不是吃素的,不慌不忙找准时机对着丁丁反咬一口,丁丁连续被咬了两口,眼睛里气的冒出火来,使出了“河东狗吼''功,仿佛在叫舅妈来帮忙,但舅妈久久不来,它便又用力铺上去,张开嘴使劲像前咬,终于咬到了多多,多多被这么使劲一咬,几乎都站不稳了,它立马跑到我旁边,可怜兮兮地看着我,丁丁则津津有味的吃起自己的战利品,我将多多带到屋里,又给了它一些肉,丁丁跑了回来,显然是吃完了,他们相互看着,眼里还有着烈火。

小作家朱圆源:
人声鼎沸的汽车站里,即将开动的公交车停在出口,等待守门人自己打开大门。公交司机焦急地在车旁转着圈,抽着烟打发时光。上车的乘客你推我,我挤你,谁都想第一个登上客车。有一位乘客似乎在等人,不时地抬起手腕,瞄一眼手表,接着又东张西望,看看这儿,瞅瞅这儿,没有看到他要等的人,就又恢复了之前的焦虑。他如同热锅上团团乱转的蚂蚁,在原地踱着步,步子杂乱无序,看得出他已经等了很久,没有了耐心。大约又过了几分钟,那位乘客要乘坐的公交车已缓缓驶进了站台,“噗噗噗”喷出了淡蓝色的尾气,公交司机已开门下车,大声吆喝着: “去金昌的快来!去金昌的快来!”那位乘客看起来更加心神不宁了,他更加频繁地看手机,看手表,眼看蜂拥挤米的乘客就要把位置占满了,他索性大骂起来: “让我2点整在这等你,现在都3时40分了,你还有点良心没?!本来现在我都能和女儿去游乐场玩个够了,就因为你,浪费了一个小时40分!”他脸色铁青,怒目圆睁,眉毛都成了倒八字,鼻孔大张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,看得出他已愤怒到了极点。

小作家何雷杨:
七月的那天,天热得出奇,一些似云非云、似雾非雾的灰气,低低地浮在空中,使人觉得憋气。透蓝的天空,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,光线灼人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我在家里受不了这太阳的煎熬,拿了一些零钱下楼去了。我走到卖冰淇淋的小贩那儿,冰柜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冰淇淋,有“梦龙”、“蒙牛”、“伊利”......它们躺在冰柜里,好像在向我招手,说“天气这么热,吃冰淇淋是最好的办法了。”我说:“老板,买冰淇淋。”“好啊,你要哪一个?”老板笑着对我说。“嗯……就要这个吧。”我边说手边指着冰柜里的“和路雪”。“好的,‘和路雪’一块五一个。”老板对我说。“给你钱。”我从冰柜里拿出冰淇淋,拆开包装袋,刚把它送进嘴里,就感觉一阵凉意直袭舌头,爽啊!冰淇淋软软、冰冰、.甜甜的滋味沁透心脾,不一会儿,一根冰淇淋就被我消灭了。

小作家黄世逸:
她站在站台上,伸出头,不时向前面张望,眼里露出急切的光,脚来回动,身子也随着摇动,像随时准备迎接上去一样。停一会,又开始不停走动,抬头张望。

小作家周昱嘉:
“天啊!他怎么还没来?已经与约定时间相差一刻钟了!会议都进行了五分钟了!”在盐城汽车客运站,一位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士,拎着公文包,举着手臂看着手表,牙齿不停的摸着,那声音,令人只要听到,心中就有点胆寒。他开始在原地绕圈,墨镜底下眉毛皱成了倒八字。“不行,我得催催他。”然后举起手机,手指飞快地点了几下,“嘟嘟嘟”过了几秒,那人破口大骂,“你妹的,老子还有事呢!这个……”话没说完,电话就接通了,对面冷冷地说道:“你说什么呢?”那声音低沉得很。那男人恭敬地说道:“没说什么!说老板英明神武呢!”看来是对面那人的下属,“那就行,我还有几分钟就到车站!”说完电话就挂了。谁也不知道几分钟是多久,下属也没有办法,只能向停车场不时瞥上一眼。

小作家王思盛:
闺蜜坐在前桌,听数学老师讲课。可是老师刚讲了没几道题,她便在前面点起了头,一下,一下……起伏不定,昏昏迷迷,头每次碰到桌子,她总是猛地把头抬起,然后拼命地摇两下头,嘴里轻声的说:“不行,不能睡,现在还在上课呢。”可是,她的头还是不听话,一点一点的,显然,这种方法压根没管用。我一见,拿出了青草膏,怼了怼她的背,给她。她身体一震,突然一激灵,转过头来,一见是我,拍了拍胸脯长出了一口气,拿过我的青草膏,马上往太阳穴上抹。

小作家刘炫辰:
焦急的顾客 他身穿正装,坐在长椅上,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包,一副淡定的样子,可是当他抬起胳膊,瞟了一眼银手表之后,眉毛飞快地皱了起来,接着像是冻住了一样,一直那么皱着,再也没有松开;眼睛迅速瞪大,像是按下了快进键似的,以很快的速度透出来万分的着急,其他的情绪瞬间被覆盖。他还是坐着,但不似刚才那般悠闲了,腿抖动着,虽然轻,但不掩极快的速度,身体也在不断地变化姿势,满是坐立不安的模样。不一会儿,他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手伸进裤兜里,一下子掏出手机,手指头在屏幕上飞快地跳动,打通了一个电话,快速说了起来:"你什么时候到哪!都快检票了,你想误车吗?"放下手机,他叹了口气,在原地急躁地踏着步子,不时用手抓着自己的短发……

小作家梁晶晶:
我和爸爸去买雪糕,买完后刚要坐上车子,“吧唧吧唧吧唧”,是谁正在吃冰激凌呢?,哦,原来是个小女孩。我看着那个女孩 ,我猜这个女孩的妈妈一定在超市里买东西,而她在外面大口大口的啃冰激凌。嘿,瞧她,这个调皮的小孩,奶油都抹到鼻子上去了,嘴边那一圈就别说了,到处都是,像一个长着白嘴圈的小狗,脸长的圆圆的,辫子长长的,看起来很利索,但是她把奶油吃的到处都是。她妈妈很快就出来,还哭笑不得地说:“嘿,你看你吃的奶油到处都是,好脏啊!”那个妈妈刚把这个女孩抱上车子,那个女孩就“咳咳,咳咳”起来 ,皱起了眉头,她妈妈也皱起了眉头,脸色比一下子变得苍白,拍拍她的背,拍了没几下子,她就把掉进气管里的那丢奶油吐了出来,掉在了旁边一棵大树底下,我看着那个阿姨向心为一口气,我看着她,发现他也看着我,她骑上车子,马上就带着女孩走远了。

小作家李雨霏:
同学在课上睡觉的情景:
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讲着趣味盎然的难题,大家都听得很认真,但小月却懒懒地将双手搭在桌子上,头斜靠在桌子旁,眼睛半睁半闭,嘴巴不时咂吧一下,发出“啧啧”的声音。突然,他好像被吵醒了,不耐烦地嘟囔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。随后又双眼一闭,把数学书搭到脸上,眉毛微微翘起,闭着的两只眼睛眨了眨,鼻子抽动了一下,嘴角勾起一丝微笑,好像在做美梦。他的口水还一团一团的流到桌子上,把桌子弄得湿哒哒的。我捅了捅他,对他说:“现在在上课,别睡了!”谁知他还是没被吵醒,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把脑袋转了转,深深地枕到了手臂里。

小作家王悦菓:
他上眼皮和下眼皮正激烈的打斗着,终于他搁下笔,瞟了一眼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老师,低垂下脑袋:"啊一一"随着他哈欠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,嘴巴一点一点地合上,眼帘也慢慢地落了下来,像极了舞台上的幕布。终于他脑袋一歪,手一松,如一只困倦的大鸟,倦在椅子上,嘴中传出了细微而均匀的鼾声。

小作家徐烨锳:
今天凌晨4点我和爸爸来到了小公园。这时,天边散发出一抹耀眼的金光,非常刺眼。来到花坛边上,放眼望去,真是五颜六色。紫色的牵牛花,粉色的小菊花,蓝色的太阳花,仿佛朝着我们眨眼,真是令人目不暇接。走到公园中心一个60岁左右的大伯正打着太极拳。看他那心平气和的样子,左手握在腰间,右手朝前伸展,脸上自信的感觉,熟练极了。再往前走,大妈们正在精神十足地跳着广场舞,热情的氛围渲染开来,一下子令我神清气爽。这时,只听爸爸说到:"看太阳跳出来了!"我抬头一看,这时,太阳已经蹦出山头,金光灿灿的,像是一位闪亮亮的大明星上台。 

小作家余文阳:
“今天,我们要讲的是第五单元……”讲台上,老师用手握着课本,用严肃而平缓的语调说着。我望向不远处的小宣。只见他一会儿抬头望望老师,一会儿弯腰勾着身子,像一只弓着身子的虾。这时,老师的声音划过了教室;“小轩,把我刚才讲的地方读出来!”小轩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,耷着脑袋用目光急切地在课本上寻找着。全班安静的连教室里掉根针都能听见。只见小轩红着脸,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:“先准备好测量工具······”刹那间,全班笑开了锅。不同腔调,音色的笑声在教室里此起彼伏。可才过了几秒,随着老师针扎般的严厉目光,全班又安静了下来。小轩低着头,含着下巴,眼神里满是恐惧,等待着一阵“血雨腥风”到来。

小作家李罗哲钒:
老师十分投入地给我们讲方程,因为是重点,大家不能有半分懈怠,突然老是笑道:“小哲,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。“正如笑里藏刀啊!小哲缓缓的站起来,双手慢慢地扶到书上,他脸红到了耳根,低着头,支支吾吾地说:”老老师,这道题我我我不会。“老师听了,对小哲大吼道:”看你目光呆木的样子!发呆了吧!“老师目光恶狠狠地瞪着小哲,仿佛想要把他给吃掉,空气中充满了杀气,老师把书往桌上一扔,双手抱在胸前,气呼呼地冲到小哲面前,小哲面对老师如此严厉的批评,眼睛里不经蒙上了一层薄雾,那些雾渐渐地聚到了一起,渐渐的变成了一颗颗泪滴,双手屏住,老师见此并不感到同情,突然,耳边传来一声大吼:“你还好意思哭!以后要是再不认真听课,你就把你家长带来!今天你就跟我站着听课!好好的反省反省!”

小作家吴政杰:
公交车站下,一位身穿黑色西装、黑色西裤、黑色皮鞋,感觉就像浑身能吸收周围光芒甚至目光的黑洞的顾客,正/在公椅上不断的做起做下,用他那于苍白脸上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,都,全神贯注的盯着那只待在他灰色手上的名牌瑞士表。他好像很着急,但,又不那么着急。当他坐下时,很容易就会把它忽略,因为我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呼吸;而他站起来四处踱步的时候,又一下子把周围的寂静给破坏了。强烈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的时候,感觉,白色的光似乎就和她苍白的脸融合在一起了,没有一点变化。

小作家季栩多:
汽车站里,一名穿着西装的风度男子,正在等车。他系着鲜艳的红领带,穿着别有一番风趣的西装,但,不知道什么使他失去了耐心。他一边看着手表,一边无主的来回走动,不时还跺跺脚,额头上冒出晶莹的大汗珠。“该死,又迟到了……”我听到他这样讲,这时,他更烦躁了,不时还去抓头发,乌黑的头发马上掉下来几根,落在汽车站的马路边上。这时,1 3 0路来了,他感慨道:“感谢上帝!”接着,抓起放在旁边的公文包,匆匆忙忙的走上公交车,他上车的脚步很乱,差点就摔倒了,还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先生。可他来不及道歉了,只好赶紧挤上公交车,祈祷不要迟到。

小作家黄世逸:
在英语课上,他把书放在前面,手托着头,眼睛盯着黑板,一动也不动,慢慢地眼皮像上了胶水一样缓缓闭上。头也一点点向下低,突然磕到书上,发出叭的声音,他猛一抬头,看一眼黑板,慢慢地视线模糊又睡着了。“彭奥!"老师敲敲桌子,大声点名,“你来说说春望写了什么?”他打了个机灵,刷地睁开眼,站起来,瞥着嘴,小声问同桌:“老师刚才讲什么?"

小作家蔡子望:
清晨的公园里,沉睡了一夜的小草舒展开嫩绿的枝叶,好奇的探头探脑,打量着新的一天。草叶上凝聚着昨夜的露珠,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,折射出刚刚升起的太阳的色彩。湖畔的小桥边,爬着一株株或紫色、或红色的牵牛花,吹着一个个小喇叭,去唤醒新的一天。花上的清香伴着浓浓的水气扑面而来,让人心旷神怡。好个美丽的公园。

小作家相子瑞:
一望无际的田野里,冒着一块块绿草都好奇地望着两只小花狗地打闹,一只纯黄的,膘肥体壮,一只黑白相间的,骨瘦如柴,大黄总是跑在前方,左右摆着脑袋,张着大口,紧锁着门头,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仿佛他就是天下的狗的第一,总是抬着高傲的头,而小花在他屁股后面不停地摇着尾巴,神情沮丧,大黄总是对它,”嗷嗷嗷“的,大吼着说:“你要听我的,听见没?我是老大。”还时不时用爪子挠他一下,踢他一下,用两个锋利的洁白的大牙齿猛地咬一口,“我是老大,我想欺负你就欺负你,你管不着”只见小花狗流露出晶莹的泪珠,而小黄狗却若无其事的、仰着头,哼着小曲,颠着脚的笑起来。

小作家季栩多:
汽车站里,一名穿着西装的风度男子,正在焦急等车。他系着鲜艳的红领带,穿着别有一番风趣的西装,但,焦急使他失去了耐心。他一边看着手表,一边焦急的来回走动,不时还跺跺脚,额头上冒出晶莹的大汗珠。“该死,又迟到了……”我听到他这样讲,这时,他更焦急了,不时还去抓头发,乌黑的头发马上掉下来几根,落在汽车站的马路边上。这时,1 3 0路来了,他感慨道:“感谢上帝!”接着,抓起放在旁边的公文包,匆匆忙忙的走上公交车,他上车的脚步很乱,差点就摔倒了,还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先生。可她来不及道歉了,只好赶紧挤上公交车,祈祷不要迟到。

小作家王浩宇:
我们班有一位同学被班里人吐槽为,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大睡虫。× × 曾记得有一次上语文课,老师正讲着生动无比的课,上面一幅幅天然美丽的雾凇图,让大家们为之惊叹,而我们班的“大睡虫”,却不以为然丝毫没有惊叹的表情,反而感觉到是非常平常的事情,我估计他心里也怕是在想:“切,就这点风光 结果让你们这样惊叹,老子,还见过更漂亮的呢,哼,不管了你们了我要睡觉去了。”就用手拍了拍嘴巴,发出“哇哇哇”的声音,就像刚出生的小婴儿在哭一样,乍一看,他把他的手摆的端正,头靠在他的手上,脸朝下 眼睛紧闭着,渐渐地他把他的手从桌子上耷拉了下来,想做一副好生气的样子,我想:“怪了他昨天晚上发出去当贼了吧,这么大白天的在教室里睡觉,就不怕老师骂你吗?”我脸上一脸疑惑,眉头紧锁着,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似乎他就不是在这个世界上一样,突然,一个黄色的粉笔擦,旋转着正好击中了他的脑袋,他吓得全身抖了一下,头左看看右看看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在低头一看他身上的粉笔擦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头上紧锁的眉毛也松开了,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。

小作家皮淦元:
一天上午老师正在上数学课。教室里像火炉一般热,大家都像得了软骨病似的趴在桌子上,似听没听的看着老师在前面对着讲台挥汗如雨,这时老师冷不丁的来了一句:“X 同学,起来回答这个问题!”这时候大家从刚才的软骨病状态立马就回到了脊椎动物状态,纷纷转过头去,望向我身边,我自然也就不好意思趴着了。我往我同桌旁边一看,天哪!她在睡觉!只见她手中翻开的数学课本铺在她的脑袋上面,满桌子的各种学具散乱无章的摆着。老师,向我努了努嘴,意思是让我叫醒她。我小心翼翼的从她脑袋上把数学课本拿开,只见她睡的像一头小猪一样,沉沉的。一双带着厚厚的黑眼圈的眼睛紧紧的闭着,看着熊猫眼,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昨天熬了夜。嘴巴半张开,张开的角度刚好可以让口水流出。往下面望去,只见她的下巴上以及下巴下面那一块课桌上都沾满了口水。她的鼻子和她的身体有规律的一起一伏,一看就是睡得很深。我看着她这副憨态,不禁偷笑了起来。我轻轻地用手点了点她的脑袋。谁知她把这当成了蚊子,只是轻微的摇了摇,便又把头放了下去,嘴里还鼓鼓囊囊的冒出一句:“哪里来的蚊子...真讨厌...打扰人家做美梦...”看着她说梦话的样子,我忍俊不禁,笑出了声。我用更大的力度推了推她,她便一下子从课桌上弹了起来,但是眼角仍然睁不开,嘴巴上沾着的口水,还在往下慢慢的滴。只见她一脸茫然地环视周围,然后说:“同,同桌,我这是在哪儿?现在是上课时间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...”

小作家朱亦崔:
破晓时分,我跟着爸爸到公园去晨练,只见公园里的爷爷奶奶们练着太极,牵牛花也竞相开放,它们好像在向睡懒觉的人说:“起床了!起床了!太阳晒屁股了!”小鸟也开始找虫子吃啦,俗话说的好:早起的鸟儿有虫吃!公园里,音乐声、鸟叫声……汇成了一片,奏出了一首动听的晨歌。

小作家黄奕博:
他迷迷糊糊的,好像困了,头低了下去,眼睛也渐渐闭上了,突然,他猛地一抬头,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可他又躺下去了,这次,他睡着了,他嘴巴长的大大的,口水从中流了出来,滴在他的衣袖上,这时同学们发现了,集体鼓起了掌,”啪啪啪“的掌声吵醒了他,突然一抬头,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顾瞪大眼睛迷迷糊糊地鼓起了掌,殊不知全班都在看着他。

小作家王启皓:
弟弟吃冰淇淋
今天妈妈在超市买了几个冰淇淋,正好我的弟弟在我家,他看见冰淇淋,就像黄鼠狼见了鸡似的,眼睛都绿了,在妈妈加班的时候,弟弟使出了他的"凌波微步"拿走了一颗巧克力冰淇淋,撕开了包装纸,随地一扔,把大冰淇淋咬了一大口,"哇……"他按住他的大门牙,可能是因为太冰了,冻着他了,他的嘴上脸上舌头上全是冰淇淋,他的滑稽的样子可真逗。不一会儿,他三下两下就把冰淇淋吃完了,心满意足地摸着舌头上的冰气淋汁,我哈哈大笑,这时他又打主意,想再偷吃第二个冰淇淋,我制止他,有这样的弟弟,给我带来了许多快乐,不过这个弟弟可真逗!

小作家乐炜强:
吃一勺凉凉的冰淇淋,就像听自己最喜欢的音乐、欣赏自己最钟爱的电影,玩自己最喜欢的游戏一样,能够让人快乐.整体是香浓的白漆黑的巧克力脆皮,包裹着粉红色的草莓雪糕以及新鲜的草莓果肉,口味与外表看起来一样清新独特.顶部是看得见的真真切切、淡黄色的花生碎,巧克力脆皮咬下去所发出“咔嚓”一声让人获得了额外的口感满足.香浓的脆皮加上软滑的软芯,以及乳白色的奶油,和浓浓的巧克力味,让人食欲大开。